近期博客

我们是一群充满激情的设计师和开发人员

南京399名服刑人员违规领取养老金

  新华社南京8月20日电(记者朱国亮)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日前披露,调研发现南京地区监管场所有399名服刑人员违规领取基本养老金,目前已发出10份诉前检察建议,督促有关部门停发、追缴。

  今年以来,南京市检察机关成立专题调研组,对服刑人员违规领取基本养老金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调研发现2017年至2019年,南京地区监管场所违规领取基本养老金的服刑人员有399人,其中南京籍231人,总涉案金额815万余元。

  按相关规定,退休人员被判处拘役、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罚的,服刑期间应停发基本养老金;被判处管制、有期徒刑宣告缓刑和监外执行的,可以继续发放但不参与调整;在被通缉或在押未定罪期间应暂停发放。

  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经调查,服刑人员违规领取养老金问题在于有关部门之间信息交换渠道不畅。涉案或被判刑退休人员养老金停发工作涉及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和人社部门,这些部门间目前尚未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异地判决、服刑人员信息更是难以完整追溯和查询。

  针对调研发现的问题,南京市检察机关目前已向相关行政机关发出行政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10件,部分南京籍服刑人员养老金已停发,正督促、协助有关部门对违规发放的养老金进行追缴,其他服刑人员养老金停发、追缴工作还在进行中。

  另外,南京市检察机关还建议由人社部门牵头,各司法机关配合,尽快建立市域信息共享平台和常态化协作机制,并将服刑人员领取养老金情况纳入刑罚变更执行同步监督范畴,将违规领取、拒不退还等情形纳入服刑期间表现,作为减刑、假释的评价依据之一。

【编辑:田博群】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luffsperformance.com

监管号脉点出珠峰财险五病灶 经营局面错综复杂待梳清

  原标题:监管号脉点出珠峰财险“ 五大病灶”,经营局面错综复杂亟待梳清

  2020年上半年,忙于“纠偏改错”的珠峰财险首次实现半年盈利,累计净利润1165.31万元。不过,同样在2季度,珠峰财险被银保监会点名存在“五宗罪”,包括偿付能力充足率快速下降;经营亏损严重;流动性风险大;公司治理风险较大;2017年准备金回溯出现不利进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成立4年来,珠峰财险连续亏损,现阶段仍在消化解决前期积淀的历史问题。目前,珠峰财险董事长、总经理任命久拖未决,治理体系待健全,错综复杂的经营局面,亟需一一梳清。

  经营偏差、业绩不佳,珠峰财险陷恶性循环

  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珠峰财险披露,公司于5月14日收到银保监会下发的监管函(财险部函{2020}101号),明确指出公司目前存在五个方面的风险及问题,一是偿付能力充足率快速下降,二是经营亏损严重,三是流动性风险大,四是公司治理风险较大,五是2017年准备金回溯出现不利进展。

  监管号脉,条条切中病灶。蓝鲸保险梳理发现,2018年以来,珠峰财险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断下滑,从2018年初的646.86%降至2019年初的543.76%,当年年末进一步缩减为174.87%,2020年二季度末,珠峰财险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84.33%,略有回升,仍低于财险公司平均水平。

  “公司2018年到2019年间偿付能力充足率大幅下滑,主要是前期经营管理出现偏差,连年亏损导致了实际资本的快速消耗”,珠峰财险在最新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中坦言。

  对于监管函提及的风险及问题,珠峰财险回应称,公司迅速召集相关部门就有关事项进行研究和部署,制定改善措施并在逐步落实,包括加速改革,扭亏经营颓势;业务质量并重,保持规模稳步增长;灵活安排再保险,降低风险集中度;适时调整资产配置,减少最低资本负担;持续推进增资扩股工作,从根本解决资本金不足的问题;检视2017年准备金出现不利进展原因,确保现阶段评估结构的充足合理。

  蓝鲸保险从业内了解到,当准备金出现不利发展时,保险公司的财务状况、盈利水平以及偿付能力将会受到直接影响。

  “公司目前应加快款项的清收工作,支持保险赔付等支出,保证现金的流动性,满足业务量的持续上升”,针对流动性风险,珠峰财险表示,为了防范未来可能存在的风险,还拟在出现流动性风险时,采取调整投资业务资产结构,加快应收款项清收,定期存款抵押贷款,必要时采取注资等方式以增加资本流动性等应急措施。

  “这些问题都是连贯性的,经营不佳导致亏损严重以及偿付能力下滑,进而出现流动性风险”,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中小公司易陷入这样的经营恶性循环。

  在业内人士看来,财险行业是典型的规模效益型和资金密集型行业,按照行业规律,新财险公司从开业到经营稳定,需要走过相应周期,但种种迹象表明,珠峰财险还未扎实根基。

  经营转型,珠峰财险还待修炼内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阶段,珠峰财险仍在消化解决前期积淀的历史问题。

  2018年初,珠峰财险前总裁李更发布《告公司全体员工书》,控诉时任董事长陈克东的多重罪状,例如破坏公司战略发展路径;越权插手经营层事务,扰乱经营秩序等,掀起珠峰财险内斗高潮。此后,李更被解聘,陈克东代行总裁职责。直至2019年6月20日,陈克东不再担任该公司董事长职务。

  此后,由任显成临时代行珠峰财险董事长职责,彭喜锋为珠峰财险经营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裁职责,但两者在3个月的代行期限过后仍未转正,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任职批复久久未落定。

  保险业内人士张明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地方性险企及小型险企常见高管层派系纠纷,表现在经营发展理念不和、权力掌控、干预经营管理等,导致无法形成统一、可持续的经营理念,而健全的公司治理体系,是经营发展的基础。

  主要管理层持续空缺,显然对珠峰财险未来运营不利,对于该事项,蓝鲸保险多次联系珠峰财险,但并未得到答复。

  经营方面,成立于2016年5月的珠峰财险已走过4个经营年度,但持续亏损。2016年至2018年,其净亏损额分别为0.71亿元、1.94亿元、1.5亿元,2019年亏损进一步放大至3.13亿元,4年累计亏损7.28亿元。

  2019年9月以来,珠峰财险采取一系列管理措施,进行转型,主要从销售能力、业务品质、薪酬体系、组织构架等方面进行改革。

  目前,珠峰财险主营险种包括车险、意外险、健康险等,但从往年经营情况来看,并不乐观。以2019年为例,前五大险种全数经营亏损,车险原保费收入3.22亿元,承保亏损1.4亿元,意外险原保费收入0.95亿元,承保亏损1.54亿元。非车险业务方面,珠峰财险积极拓展西藏旅游市场保险业务,譬如创新旅游保险项目服务等。

  2020年上半年,忙于“纠偏改错”的珠峰财险首次实现半年盈利,在保费规模增长的同时,累计净利润1165.31万元。

  “投资收益、业务规模特别是新业务规模较小,可能也会表现出财务上的盈利,但这样的盈利,并不意味具备持续性”,一位保险业内人士表示。

  郭振华持有相似观点,其指出,投资端表现较好时,保险公司可能会出现暂时性的盈利,“但保险业务的承保盈利方面,很难说短期调整就有很好的效果,这是一个‘炼内功’的过程”。

  针对珠峰财险提及的“改善业务品质,扩展优质业务规模,压缩亏损业务”目标,郭振华认为实现起来有较大难度,“能力方面有所欠缺,一是难以扩大业务量,二是难以精准保留高品质业务量”。在其看来,珠峰财险当务之急是把“将帅”人选敲定,梳清过往经营缺陷,量身、切实制定滚动式的三年、五年规划,把握非车险中的新机会以及新渠道优势,自我修复后再起步。(蓝鲸保险 李丹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潘翘楚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luffsperformance.com

黎智英刑事恐吓记者案今开审

乱港分子、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涉嫌2017年在维多利亚公园内恐吓一名记者,被控一项刑事恐吓罪,黎智英早前否认控罪。案件原定昨天(19日)在香港西九龙裁判法院开审,但受到台风影响,香港司法机构宣布所有法院及审裁处的聆讯延期,案件顺延至今天(20日)九点半开审,预计会审讯三天,控方将传召两名证人。

黎智英被控于2017年6月在铜锣湾兴发街1号维多利亚公园内近音乐亭,威胁一名记者会使其人身遭受损害,意图使其受惊。案件在裁判法院审讯,被告一经定罪,最高可被判入狱2年和罚款2000港元。

黎智英今早现身西九龙裁判法院,多批市民在法院门口要求起诉黎智英,严惩卖国贼。(总台记者 周伟琪 金东)

责编:周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luffsperformance.com

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定了!为一年期LPR的4倍

  原标题: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定了!为一年期LPR的4倍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张琼斯)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贺小荣8月20日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决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调整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推动民间借贷利率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

  贺小荣表示,民间借贷的利率是民间借贷合同中的核心要素,也是当事人意思自治与国家干预的重要边界。最高人民法院在认真听取社会各界意见并征求金融监管部门意见建议的基础上,经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后决定: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取代原《规定》中“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促进民间借贷利率逐步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水平相适应。

  贺小荣以2020年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3.85%的4倍计算为例,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相较于过去的24%和36%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2020年8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以上LPR在下一次发布LPR之前有效。

  贺小荣表示,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二是规范民间借贷活动的客观需要。三是确保民间借贷平稳健康发展的需要。四是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必然要求。五是统一司法裁判标准的现实需求。

  “在这次司法解释修改的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认真贯彻落实民法典关于‘禁止高利放贷’的原则精神,并对相关条款作出对应调整。”贺小荣表示,一是继续执行更加严格的本息保护政策。即借款人在借款期间届满后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超过以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合同成立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二是当事人约定的逾期利率也不得高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三是当事人主张的逾期利率、违约金、其他费用之和也不得高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译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luffsperformance.com